来自 盛源彩票娱乐 2018-04-08 17:52 的文章

脖子一直在蹬着腿的稀罕物围着圈的啧啧啧的看

 被张凤仪差一点又推了一个跟头的顾铮,这才从巨大的物价差异的震惊之中惊醒了过来,赶忙朝着正在往怀中揣银块的导游那张罗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哎呦喂,真是谢谢大叔了,这又是给我们引路,又是替我们张罗的,让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才是了。”
 
    “看看这天,今天晚上咱们就要在这里凑合一晚了,您这大晚上的往回赶也不方便不是?”
 
    “作为感谢,待我们把房子收拾收拾,今儿个我也给大家做顿好的,就算是新家的乔迁之喜了。”
 
    “大叔,你看我们这里,既没有亲眷,有没有朋友的,您就算是我们搬新家的唯一的客人了,您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们吧?”
 
    已经把事情都交代完毕的导游,在顾铮的话语下下意识的就探头看了看屋外的天空,夕阳下垂,晚风浮动,要是他现在立刻返程,的确是要摸黑赶山路了。
 
    自家中倒是没有什么急事,留上一宿,也没什么不可。
 
    下定了决心的大叔,也不是个客气人,他将黑瘦的脸笑的很开回到:“好啊,那我也搭把手,咱们一起拾掇,一会的功夫就能凑合着住人了。”
 
    “成嘞!”
 
    “爹娘,你们累了一天了,看好了狗娃子就行,我和凤仪干活就行!”
 
    “哎!”
 
    虽然是这般应的,但是从来都是闲不住的老两口,包括感觉到自此之后这就是自己的新家的顾狗蛋,都没有闲着。
 
    做不了用力气的活,擦擦洗洗的事情还是可以做的。
 
    木屋前的院落内,撅着屁股穿着开档棉裤的小狗蛋,根本就绝不出来雪懂屁股的凉飕飕,而是在奋力的将院中的小枯枝,小干草,捡到院落中的一角。
 
    这一路上别的没学会,勤俭节约,变废为宝的能力则是增强了不少。
 
    顾家的两位老人,则是在木屋里的房间内,逐一的将积攒了多时的灰尘,一一的擦拭干净。
 
    而力气大的张凤仪,则负责搬运行李,打扫庭院的积雪,以及山谷中通往平城的那一条小小的石板路。
 
    至于顾铮和导游老叔,则是去山谷内看看四周的情况,在这突如其来的冰天雪地中,努力的寻摸一些可以作为填菜的野味。
 
    待到天真的擦了黑的时候,一脸喜色的顾铮两人才返回了此时已经大变了模样的木屋。
 
    只见在这青山绿水之间,炊烟渺渺,白雾蒙蒙,一方黑褐色房屋坐落其中,白雪环绕,美不胜收。
 
    原本枯枝烂叶堆满地的院落中,现如今是干干净净,那些可以作为引燃物的稍微干燥一些的枝叶,全被张凤仪给堆在了屋后的灶台根下。
 
    顺着院中石板路前行两步,迈上三四节的木质台阶,就蹬上了属于顾铮的新家。
 
 188 委托人的拿手绝活(aum和志在飞翔shi万赏加更)
 
    曾明瓦亮的正堂中,居中的用作燃火烧水的火台上,干燥的枯枝柴火噼噼啪啪的烧的正旺,一个黄彤彤的大水壶,坐在明火上,烧的咕嘟嘟的只直冒泡。
 
    这辣的火苗,也让这半敞开的木屋内,很是温暖了几分热度。
 
    守篝火旁的顾老爹顾老娘,一人抱着顾狗娃,一人将家中压箱底的茶碗端了出来,倒掉了茶包中仅有的存货,为远到的新客人,冲泡上一包属于他们家乡的味道。
 
    “味道真香啊!”看着滚烫的茶水,将茶叶激出黄色的水花的顾铮,让向导大叔先坐下之后,才将茶碗给他递敬过去,顺便询问着自家的爹娘:“晚饭做了吗?”
 
    “没呢,这是咱们搬到新家的第一顿饭,还要招待咱们的新客人,不能搞的太寒碜不是?”
 
    “我想着咱们家,手艺最好的就是你了,现如今,家里能找到的吃食你媳妇全都抗到灶台间了,我刚才也把剩下的调料全都搬了出来。”
 
    “趁着时间还早,你去拾掇去吧,给大家做一顿好的,庆祝一下哈!”
 
    “话说,儿啊,你们这一趟出去,搞到了啥添菜没?”
 
    听到自家的娘亲询问,顾铮这才想起什么一般,就望向了身旁的向导大叔。
下的几只,你们收拾好了,或风干或盐津都行。”
 
    “现如今咱们这一干二净的状态,就算是想买肉,也要等到明天了。”
 
    大家看着向导手中因为被提拉着脖子一直在蹬着腿的稀罕物,围着圈的啧啧啧的看了半天,就垂涎欲滴的把它交到顾铮的手中,等待着这从未尝试过的美味,被端上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