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盛源彩票娱乐 2018-04-08 17:47 的文章

歹我们大哥他没脸没皮一直赖在蓝孔雀身后

 
    当这群人中的大红袍倒下去了之后,隐藏在各个角落,树杈上的疆民们,就纷纷的露出了他们大战得胜后的小脑袋。
 
    而紧跟其后原打算冲锋的林威远和唐三才,则是拿着只能近距离挥砍的大片刀,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周围的疆民兄弟们,各使手段,收割人头。
 
    “林,林大哥”
 
    “嗯,我知道,唐兄弟,我们要学的还有很多啊,我决定了,待到沐王爷的队伍一到,我就毛遂自荐要求加入,从最基础的入手,将这里人的山地本领尽快的掌握。”
 
    “这是克敌制胜,抵抗鞑子的真本领啊!”
 
    是啊,没看那不可一世的铎多,追的他们如同狗一般奋力奔跑的鞑子骑兵们,现如今正被叮叮当当的弯刀一割,脑袋就被别在了疆民寨众的裤腰带上,到时候好论功行赏了吗?
 
    再看那几近疯狂的铎多,还不是被人像是死狗一般的抗在肩上,悄无声息的被拖入密林深处的营寨之中了吗?
 
    就在林威远感叹的时刻,一旁那个一直负责带队的小探子,则再一次的急匆匆的从后方跑了出来,朝着他们这一行人通知到。
 
    “你们的运气可真够好的,今天就能被你们碰到沐王府的部队。”
 
    “我听你的打算不是想要投奔沐天波王爷的吗?喏,就在前面,赶紧过去引荐自己吧。”
 
    “过了今天他们的军队还要继续跋涉呢,我说刚才那几百号人,怎么就消灭的那么悄无声息呢,敢情咱们还碰到了沐王爷的帮手了呢。”
 
    “我也能回营寨炫耀一下,咋也是和沐王爷携手御敌了一次不是?”
 
    听到了小探子的提醒,林威远感激的一抱拳,就朝着对方所指引的方向快奔而去。
 
    从今天,从此刻,你我正式分别。
 
    一路顺风。
 
    林威远的去处已经落定,在战役中如同护崽子的老母鸡一般,紧跟在蓝孔雀身后的安大虎家的五兄弟,也终于是能松了一口气,全须全尾的跟着寨里人回到了营寨当中。
 
    在归途的路上,安五虎还小声的询问起了众位哥哥:“哥,哥,哥,你们说被寨中的勇士们扛着的那个神经病,是不是一路上通缉我们,被张大嫂给锤了蛋蛋的那个鞑子头领啊。”
 
    “哥哥叫一声就行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属母鸡的呢!”被弄得有点烦的安大虎,哪有功夫看别的男人长啥样啊,还是安家的其他哥哥,给出了正确的答案。
 
    “是那小子,化成灰了我也认得。”
 
    是啊,这件事被他们嘲笑了一路,没笑话说的时候,总是被他们翻出来反复的调侃。
 
    而铎多的形象则是在他们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了起来。
 
    就在安家兄弟一路乐回了营寨的时候,胜利返归的寨门口,就看到了翘首以待的顾铮一行人。
 
    “顾大哥
    “没有,俺们好着呢,好歹我们大哥他没脸没皮,一直赖在蓝孔雀身后,让俺们几个兄弟都可安全了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好,你们真不打算和我们一起走了?”
 
    “不走了!我们兄弟从小到大都没有分开过,哪里不是过呢?我们在哪里都不会分离的。”
 
    “那行,我就不在劝你们了,等我到了地方,安顿好了,总是能再见面的。”
 
    “到时候我把家中的地址给你们留下,如果哪一天,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,你们就过来,有我一口吃的,总不会饿着你们。”
 
    “再苦再难,还能有咱们共患难的逃难路上难吗?”
 
    看着同样的大板车,看着气大如牛的顾家嫂子,看到一路上的主心骨顾铮,即将分离的安家兄弟,是又酸又涩,不忍不舍。
 
    一路顺风,还有,多谢收留。
 
    依然是笑着的顾铮,在离开寨门的时候,还不忘记朝着越来越远的安家兄弟们挥挥手,而待他转过身来的时候,就与另外一个归队的寨众,在擦肩而过时,不小心碰撞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