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盛源彩票官网 2018-05-27 08:41 的文章

但是贾诩已发现这些东羌人根本不会轻易的听从

 “哈哈!先生真乃神人啊!”雍州新平城太守府上,张白骑大笑着走了进来,激动的连问好都已经忘了,上来就立即给贾诩一剂夸奖。
 
    孙观也是笑道:“呵呵!这一会,让他李林再嚣张,直接灰溜溜的跑了回去,看他还有啥能耐!”
 
    “对!对!下一回,定然要了他李林的脑袋!”彭脱大笑道。
 
    看着众人其乐融融,就好像这场战争已经胜利了一般,可是贾诩则是一直紧皱眉头,默默不语。
 
    迷当带着迷胡缓缓的走了进来,正在调笑的黄巾军将领立即面色一整,迷当上前对贾诩一拜,道:“拜见军师!”后面的迷胡也学着大哥的样子,对贾诩行了一礼,道:“拜见军师!”迷胡估计都不明白则个军师到底是具体干嘛的,但是一个营中,军师比主帅的地位还高,也就是在张白骑和贾诩这里了……
 
    贾诩缓缓一点头,眼睛半抬半不抬的,让迷当都有些发毛,贾诩道:“你们伏击怎么失败了?”
 
    迷当一听,知道这些汉人肯定会问这件事,想想身后的弟弟,迷当决定替弟弟将责任承担下来,当即单膝跪地,对贾诩道:“禀告军师,我一时疏忽,造成打错,还请军师怪罪!”
 
    迷糊一看自己大哥直接跪下来,当即就不乐意了,看着迷当道:“大哥,你这是干啥!”随即,看着贾诩,迷胡道:“哼!是我最先冲出去的,要怪,也怪我,跟我大哥没关系!”
 
    “弟弟!”迷当立即埋怨的吼了一句,迷胡当然是依旧不乐意,道:“哼!大哥跟我出生入死,你就在这城池里面老老实实呆着,你凭什么说我大哥!”
 
    “大胆!”贾诩身边的黄巾将领立即喝道,孙观怒声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和先生这样说话!”
 
    “怎么啦!我说的不对吗?”迷胡立即喝道,显然一根筋的他是对这些个汉人没有一点害怕的。
 
    迷当立即斥责道:“弟弟,不得放肆!”
 
    “咳咳!”贾诩咳嗽了两声,还在怒斥的黄巾军立即停了下来,迷胡也是纳闷的看着众人,中间的老头一咳嗽,怎么这些人这么的听话,直接就闭嘴了。
 
    贾诩看着迷当,缓缓道:“迷当!你贵为元帅,贻误战机,不然那李元杰怎么会逃回了临泾,你知罪吗?”虽然现在李林飞速撤回了临泾,看似是被贾诩赶跑,无奈只能走回头路,但是其实李林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,只是表面上损失了千百人马,军心有些损失罢了,但是真正的主力,根本一点没有损害,正是因为迷当埋伏马超失败,若是将马超的西凉军围歼,更好的结果甚至会将手来赶上来的去卑人马围歼,这简直就是给了李林致命一击,李林以后哪里还会有力气轻松的撤回临泾,而挡住了贾诩六路兵马的围堵,所以迷当这个罪过,可是大了。
 
   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,听到迷当埋伏失败之后,贾诩是真有点后悔用他们东羌人的人马在外埋伏,这个迷当,自己嘱咐的很清楚,但是竟然马超的大军刚刚冒头就杀了出去,让西凉军可以轻松撤出来丧失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,贾诩心里怎么会不气呢?
 
    迷当一听贾诩的话,羞愧的低下头,道:“我……知罪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罪!”迷胡一根筋,当然不知道这个什么计策的重要性,立即喝道:“我大哥犯什么罪啦!你要干什么!”
 
    “嗯?”贾诩一瞪眼睛,轻声喝道:“难道你还想造反吗?”别看声音不到,但是蕴含着千斤的气势,身边的张白骑手立即握住了腰间的刀柄,其余的将军也是立即握住了自己的兵器。
 
    “你们要干什么!”迷胡喝道:“我大哥乃是东羌人元帅,你们凭什么可以治罪!再说,大哥犯什么罪了!”
 
    贾诩轻轻一摆手,让张白骑不要激动,轻声道:“哼!你大哥延误战机,让马超大军安然撤退,这!便是大罪!”
 
    “哼!”迷胡冷哼一声,道:“我大哥奋勇杀敌,带领我东羌勇士勇往直前,那些汉人跑的快,我们有什么办法!”
 
    “迷胡!”迷当立即喝道:“赶快给我老实点,我确实有错!”
 
    迷胡很是不理解的看着大哥,道:“大哥,咱们乃是大王的勇士,凭什么让他们治罪!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贾诩忽然轻喝一声,随即一摆手,张白骑立即拿出来了一个狼皮包袱,放在贾诩眼前的案子上,迷胡当场闭嘴,低下了头,贾诩挥手放在了狼皮的包袱上,轻声道:“哼!徽里古大王赐予我临场专断之权,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吗?”
 
    “我…………”迷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缓缓单膝跪地,脸上依旧是万分的不服。
 
    贾诩缓缓道:“有错就要罚,但是念在迷当任然要带兵,这样吧,大帅!”
 
    “是!”张白骑连忙答应,你看啥时候有这么牛逼的军师,自己在那里坐着,大帅在一旁站着,军师一叫大帅,大帅还要连忙点头答应。
 
    贾诩道:“就给迷当四十军棍吧!以儆效尤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张白骑大营一声。
 
    不是贾诩想惩罚这迷当,但是贾诩已经发现,这些东羌人根本不会轻易的听从自己的指挥,虽然自己有了徽里古的狼皮包袱在,可以镇住这些人,但是自己没有李林那个本事,让胡人和汉人统统臣服,完全听从自己,这一次出现的问题,虽然没有酿成什么巨大的后果,但是这要是以后呢,李林很可能抓住这一点做文章,必然会有大的祸患,所以这个迷当,自己必需要罚,而且还要以儆效尤,让东羌人看到,必需要听自己,有赏有罚,才回让那个这些个不对上下一条心!
 
    “不成!”迷胡立即提出反对,道:“军棍是个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显然,东羌人的惩罚之中,是没有军棍这一说的,黄巾军的将军们看到迷胡无知和250的样子,差一点没笑出来,孙观忍着笑给解释道:“告诉你,军棍,就是这么粗的棍子,打在你大哥的背上,四十下!”说着,孙观还用两只手给迷胡笔画了一下军棍的直径。
 
    “额?”迷胡一看,在看了看自己大哥,立即道:“不行,我替我大哥挨着军棍!”
 
    “放肆!”张白骑立即喝道:“军中岂能如此,难道要杀你大哥的头,你也可以替吗?”
 
    “有啥不行的!”迷胡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了!”这一会,改成迷当的怒吼了,立即回头,对迷胡训斥道:“不准在说话了!”随即,一回头,对贾诩拜道:“军师!我治罪了,甘愿受军师责罚!”
 
    “好!”贾诩点点头,哼了一声,一摆手,立即上来俩人将迷当带走,迷胡吃惊的起身,不停的喊着“大哥!大哥!”
 
    “一!二!三!四!…………二十!二十一!二十二!……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