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盛源彩票官网 2018-04-08 18:04 的文章

哪里有动荡哪里就有这两个的身影

“短租月结,押金付一个月的,租金是一个月一百个大钱,长赁划算,一次性付钱,可以给你一张十年的租赁凭据。只需要五两的现银。”
 
    十年,你安国的朝廷,要是和大月国一样亡国了,又咋办?
 
    我上哪里说理去?
 
    想都没想的顾铮直接就开始掏腰包了:“那我要短租,避免以后的麻烦。钱现在交了,这摊子我们就能去拾掇了吧?”
 
    待到顾铮摸索了两个来回才想起来,这个家里的不是他当家,自己的口袋也无。
 
    他有些尴尬的朝着张凤仪的方向招了招手,指着差役开始在面前支起来的到:“媳妇,掏钱,押一付三,咱们家的铺子搞定了。”
 
    “从今儿个起,顾家的面馆,又重新支起来了!”
 
    听到了相公的吩咐,张凤仪的脸上是面露喜色,她小心翼翼的拿出荷包,就坐在了差役桌子的前面,等待着对方给她开具收款凭证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顾铮也没有闲着,这应该是他与这个家庭相处的最后时光了。
 
    他有些感慨的朝着顾老娘的方向伸过了手,朝着顾狗蛋张开到:“来,爹爹举高高喽,再看看这里的风景。”
 
    在河边看的眼睛都不够用的顾狗蛋自然是愿意的,他张着有些瘦了,但是还算康健的小手,就一把抱住了顾铮的脖颈,轻车熟路的蹬了两下,骑坐在了顾铮的脖颈之上。???!!8
 
 191 第五世界回放(风风风和silo洛万赏合更)
 
    一旁老道的主管,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挺身而出,为自己员工的失误,来赔礼道歉了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,实在抱歉,我这就让人去换新茶,希望顾总理不要介意。”
 
    而坐在仿八仙椅形的沙发上的顾安国,则是朝着他身后的保镖挥挥手示意,不用太过于大惊小怪,反倒是十分和善的朝着那个小员工笑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没事,说起来,咱们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。”
 
    “顾总理的z国话说的真好,连这里的俗语都知道。”在对方有些鼓励性的笑容之下,那名小员工突然就感觉不到怕了。
 
    虽然这位首脑是她所见过的罪魁梧壮实的领导人了,但是他笑起来却是很热踏实温暖,一点都不吓人。
 
    所以,她才鼓起勇气的接了对方的一句话,在她将这句话说出口之后,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失礼了。
 
    一旁的主管的脸都快绿了。
 
    但是对面的顾安国却并不在意,他反倒是哈哈的笑了起来,接着小员工的话就往下说了下去:“那是当然,如果真按照祖上的三代的往上推,我们家算起来还是济城人呢,咱们算是半个老乡呢。”
 
    “要是不信,我们家的家谱中还记载着呢。”
 
    “想当初顾家是青国建国的那阵子,跟随着大月国的难民,后迁到安国的地界中的。”
 
    “认真算起来,我们家可是卖面条发家的呢,现在安国的顾氏分支里,还有一个开全国连锁店的家伙呢,哦,卖的招牌面条就是你们济城的打卤面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样,家谱里的记事,它可不是戏言了吧?”
 
    “真的啊..”
 
    这一秘闻的披露,让一直站在小员工身后的主管,以及顾安国身后的一众保镖们,都支棱起来耳朵听着。
 
    这可是以前从来未曾听说过的消息呢,能在这里听到如此亲切的领导亲口跟他们闲聊道出,可真是幸运。
 
    因为顾安国的放得开,这个休息室中的氛围瞬间就柔和了下来,一阵爽朗的笑音飘过,渺渺荡荡,透过空气,穿越时间,就虚化了属于第五世界的镜头。
 
    时空一转,地域一变,大明湖的水依然是碧绿的醉人。
 
    经过这里的游客们会驻足拍照留念,却没有人知道,沧海桑田间,就在距离这里东边几里地的地方,哪里曾也伫立过两个光秃秃,却相互依附着的小坟包。
 
    他们就像是神出鬼没的幽灵,在青国建国初期,哪里有动荡,哪里就有这两个的身影。
 
    就算到青国安定下来的时候,也没有听说过哪个将领在哪次围剿中,将这两个人俘获了。
 
    而最终,当百姓们开始安居乐业的时候,这两个人的名号,才自动的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,让随时都在严防死守的各级衙门们也是一头的雾水。
 
    真是做到了我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的境界。
 
    对他们的行为不理解的人千千万,但是这其中却不包括顾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