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盛源彩票登录 2018-07-26 22:34 的文章

这句话说明了一个简单而又实用的道理即:一幅作

  莫不是搬砖的?或是再惨点?收收破烂或是送送快递啥的?
 
    也是个可怜人啊。
 
 398 月下奔马图
 
    就当那个小师妹,第三次因为味道的问题而皱起了小鼻子的时候,台上的顾峥就将手中挥毫泼墨的笔,给放了下来。
 
    而他做完了这幅画之后,按照常例,就是要给周围的围观同学们,做一个简单的绘画新的,以及创作灵感的描述了。
 
    这倒是简单。
 
    顾峥直接指着旁边,还没有来得及收取起来悬挂展示的张冷师兄的作品,侃侃而谈到:“诸位,十分抱歉。”
 
    “因为一些私人的问题,我来的比较迟。”
 
    “关于这次的公开展览现场作画的内容,也没有一个大概的思路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在看到了这位同学的作品之后,我就有了创作这幅画的想法。”
 
    “因为我的画作,也是与马有关的,而我的马,则是在我的脑海中现如今还会奔腾的身影。”
 
    “那些坚韧的,活力四色或是桀骜不驯的马,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撒开欢的奔腾的场景。”
 
    “这些场景就像是放电影一般的,此时,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了出来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我要将这种马,这种马的群落,用我的画笔体现出来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今天大家将会在我的画作中看到不一样的关于马的印象,它再也不是现代人精心饲养的宠物或是家畜,而是野性自由的象征。”
 
    “而我的作品题目就叫做,月下奔马图。”
 
    “请大家观赏。”
 
    说完,顾峥就从作画台上退了下来,好巧不巧的,就退到了张冷师兄的身边。
 
    一个接近0的汉子,古铜肤质,气势逼人,直接就将张冷师兄的迎风摇摆的纤弱身姿,给映衬的如同一朵雨打的小百花一般的可怜。
 
    但是顾峥这种对比并没有多久,他身边就给退出来一个半人多的小圈子。
 
    除了一点都不嫌弃他的‘男人味’的真爱粉张亦凡主动的凑了过来,竟是连顾铮的班主任,都退到了人群的外围。
 
    这赶紧结束了,让人家孩子回家洗洗澡。
 
    成何体统!
 
    成何体统的孩子的画作,一下子就被评委老师所组成的评审团,给围了起来。
 
    但是在看到了这幅作品之后,这一群人却是陷入到了诡异的沉寂之中。
 
    在互相对望的同时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来了极具震惊的眼神。
 
    这!
 
    这画的也太t的好了吧?
 
    自己最巅峰时期所创作出来的作品,估计也就是这个水准了吧?
 
    一轮圆月,茫茫草原,一群骏马,满身狰狞,带着肌肉版的蓬勃,朝着众人冲将过来。
 
    从画作中,竟是能够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马儿的呼吸声。
 
    这般的意境,这般的冲击。
 
    震撼着每一位评委老师的神经。
 
    当我们看到一幅震心启智的丹青佳作时,自然会想起一句古老又时尚的话“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”。
 
    这句话说明了一个简单而又实用的道理即:一幅作品不论画家名气多大,职位多显,头衔多高,只有把作品放在专业性、学术性、思想性为标准的相互对比品赏中才能看出,作品的笔墨功力,艺术品位,文化修养,才能看出作品的优劣雅俗。
 
    而顾峥的画,就是这样的一副好货。
 
    看到这样的能从灵魂上产生了共鸣的作品,这群本就是教书育人为己任的教授们,就忍不住他们的点评的心。
 
    “这位同学的作品构图博大,笔墨粗犷,以书入画,形完力足,音韵深远,格调壮伟啊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,他以特写的手法,把马置于浩瀚的宇宙时空中,辽阔博大的草原和荒野上。”
 
    “金色的阳光里,很少有多余的衬景,让马最大限度的奔腾跳跃在天地之间。”
 
    “既突出了主题物象,又使画面开阔深远,给人以无限遐想。”
 
    “看来这名学生,在平日的学习过程中,真正的达到了以动为主,虚实相生,又开合有度,远近分明的构图效果。”
 
    “足见其宏观把握与微观处理的驾驭能力,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了。”
 
    这简直就是最高赞誉了好吧?
 
    就刚才张冷的那副画作,这群老师们,也没有像是这样的称赞啊。
 
    一旁的一些同学们,很是不服气,从来一上课的时候,就是对着他们的画作挑三拣四的老师们,怎么可以这样的涨旁人的威风。
 
    作为张冷师兄的最大的拥护者,那个温柔的小学妹,则是使用上了学生撒娇的本领,她故作天真的朝着台上一众啧啧称奇的教授恳求到:“冯老师,李老师,也给我们看看那位同学的画作吧?”
 
    “既然是让我们学习参观来的,也要让我们对比一下,知道自己的差距吧?”
 
    就这些学生的小动作,台上的老师们,还能不清楚?
 
    那是门清。
 
    但是要是他们想自己上杆子的找虐,那他们也不在意让自己的学生们受到点打击。
 
    听完了小师妹的话,那群老教授就互相询问着:“挂起来吗?”
 
    “挂出来呗,也让那群天天认为天老大他老二的学生们瞧瞧吧。”
 
    在达成了一致之后,这群老师就手脚麻利的将这幅画,在旁边的展示框中,简单做了一个装裱,镶嵌在了简易的画边之内。
 
    让所有的同学能够更直观的看到这幅画的全貌。
 
    这一展,鸦雀无声。
 
    这一挂,直击灵魂。
 
    连最毒舌的人都丧失了语言功能,连最苛刻的人都宽容了三分。
 
    而就在这个诡异的静谧的环境中,一个人从众人的身后走来,像是在看一个绝世的珍宝一般,盯着那个浑身发馊的顾峥。
 
    他的步伐不停,口中却说出了这幅作品的最终点评。
 
    “顾峥的这幅对有表现意味的马头画得简洁而有神,马蹄画得宽大而有力,马尾马鬃画得如浪似火。”
 
    “这些部位与强健的肌肉、钢筋铁骨的四肢、高昂的马颈相结合而一气呵成,尽而描绘出粗犷大气、率性旷达、神完力足的易氏画马形象。”
 
    “最终折射出了狂放而不狂妄,霸气而不傲气的秉性风骨,达到了“赋其形更求其神”自然而无匠气的艺术效果。”
 
    “这是我们中央美院自建校以来,所展示出来的最优秀的作品之一,也是今年当之无愧的学生中的新人王的获得者。”